行业
资讯

业内动态 精英访谈 会议活动 原料行情 市场走势 行业分析 数据报告

企业新闻 协会资讯 项目合作 产品资讯 技术文献 行业标准 政策法规

展会
资讯

展会动态

展会报告

专题
资讯

铸 件 铸造设备 铸造材料 特种铸造

铸造工具 仪器仪表 铸造辅料 工 业 炉

职场
资讯

职场攻略

培训充电

  • 和砂子“对话”33年

  • 发布时间:2011/4/7 9:55:16 来源:互联网文字【 收藏浏览人数:6632
  •   毛腊生,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061基地风华机械厂的特级技师。

      33年来,他一直在用生命诠释着“工人”这两个字所蕴含的深刻内涵。

      “艺术可以重来,但是我们绝不能重来”

      33年前,毛腊生还是一个在茶厂下乡的知青。经过招工考试,他进入航天企业工作。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他,用汗水、执著与敬业,不断探索铸造生产的特性,逐步具备了较高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,尤其在铝镁合金铸造方面,掌握了很高的操作技能。

      每当说起毛腊生,他所在的公司里没有一人不伸大拇指。“你去看看毛师傅的竹片梗吧,你就会明白我们为什么佩服毛师傅了。”一名新来的学徒告诉记者。

      走进毛腊生工作的车间,偌大的场地堆满了型砂、砂箱、模具、铝镁合金及电解炉,显得陈旧、空旷和单调,整个工作现场甚至找不出一把可供休息的凳子。

      顺着学徒指引的方向,记者看到了毛腊生,他正蹲在地上,用小小的铲刀,一点点地修补模具上的砂子,眼神凝聚在一个个细小的砂坑上,左手攥满了砂子。铲刀在砂子上轻轻游走,毛腊生看着手中快成型的砂模,微微一笑,犹如一位母亲在看着怀中婴儿。

      这是一张朴实的脸,一副近视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,镜片上甚至还有来不及擦去的汗渍。

      “不是我不和你说话,我一说话就要分心,就容易漏掉细小的罅隙,对于一个砂模来说,这是很致命的。”这是此次采访中他和记者说的第一句话。熟悉他的人告诉记者,毛师傅工作起来有些“不近情理”,“哪怕是天塌下来,他也会呆在砂模旁,既不会动一下,也不会说一句话。”

      在砂模的旁边,记者从地上捡起了那名学徒一定要让记者看看的竹片梗。这是一把造型工独有的工具,一把细长的不锈钢片,它的顶部已经出现了尖刃,钢片的上半部分明显比下半部分薄了许多,像一把刚刚打磨出来的匕首。

      再看看车间其他师傅的动作,切、削、剔、攘,完全像是使用一把小刀。而他们切割的对象,却是一堆堆的砂子。

      “这把竹片梗,毛师傅已经用了33年。”听到这位学徒的这句话后,记者顿时明白了,这就是“铁杵磨成针”。

      记者再次走到毛腊生身旁,他依旧专心雕刻他的“砂雕”,此时的他就像一名雕刻家。

      他又整整蹲了两个小时,然后起身。“艺术可以重来,但是我们绝不能重来。”面对记者,他的话铿锵有力。转过头,他又走向了下一件“砂雕”。

      “真想不到,你们这里的一线工人这么厉害!”

      2006年,风华厂与中南大学合作,为国家某重点型号共同开发“高温耐热镁合金”舱体,公司的专家和中南大学派来的一名博士生导师一起,先后试验20多次均告失败。看着报废的20几个产品,大家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      此时,公司领导想到了毛腊生,“请他‘出山’,或许能够解决。”

      “只是个普通工人,能行吗?”面对专家的质疑,毛腊生并没放在心上。他呆在废品堆里潜心钻研了2天,提出了在这个仓体上多加两圈加强框的设计方案。

      修改后的方案立即被传到专家面前,大家看到之后,禁不住拍手叫绝。“方案简单明了,没有增加任何工程难度。”专家当场给予了高度评价。几天后,产品出来了,一次性就达到了设计要求。

      “真想不到,你们这里的一线工人这么厉害!”中南大学的专家竖起了大拇指。后来,在专家们力荐之下,毛腊生不但参与了产品的熔炼、浇注,还参与了合金材料配方等核心程序的研究。

      其实,毛腊生已经不仅仅是一名造型工,他对合金铸造中的重要环节都有比较高的造诣。修型、合金熔炼、浇注、甚至是产品设计,毛腊生都能做得相当出色,高超全面的技术水平,深厚扎实的理论基础,让毛腊生到达了许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。

      以前,镁合金铸造用砂采用的是含氟附加物砂,使用时会产生大量的有毒有害气体,不但对环境造成严重影响,而且对职工身体也有很大伤害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毛腊生不顾有害气体侵蚀,进行了大量研究、实验,最终攻克了这一技术难题,研制出了“无毒型砂”。这一成果在整个航天工业部门引起了轰动,当年就被评为“航天工业公司科技进步二等奖”。

      出众的能力让毛腊生的名气在整个航天工业圈内传播开来,不仅军品任务纷至沓来,不少民企也慕名而来。做不了、做不好的产品,经过毛腊生的“妙手回春”,总能够顺顺当当地研制成功。

      整个车间技术组5名骨干,4名都是毛腊生带出来的徒弟,而他在车间的辈分已经排到了“师爷”级。

      “他的勤奋和执著感动着每一个人”

      1977年,毛腊生进厂时,对造型工作一无所知。但是,生性不服输的他下决心一定要学会这门本领。

      行业杂志,使劲翻;读书笔记,使劲写;砂子模具,使劲堆。一连串的“使劲”向老师傅请教,他终于得到了老师傅的悉心教导。

      仅仅2年后,毛腊生便初出茅庐,作为骨干参与了当时难度极大的“差压铸造技术”研究,而这项技术至今在国内仍处于先进水平。

      毛腊生有个习惯,不喜欢记笔记。“书本与操作、理论与实践,永远都有距离,笔记和实验只不过是每个人学习方法不同罢了,我这人就是闲不住,我更喜欢用身体力行的方式来实践自己的思路。”他告诉记者。

      听了这句话,就不难理解毛腊生为什么总喜欢跑到车间去研究东西,也更能理解他为什么放着厂里给他安排的顾问职位不干,非要去一线当一个普通工人。

      毛腊生的办法是在干中学、在学中干。他说:“我始终遵循着书本——实践——再到书本的学习方法,只不过我的实践更多些罢了。”

      近些年,随着航天工业不断进步,对铸造加工业也提出了更高要求,公司里来的每批新设备,毛腊生总是第一个“打头阵”,铸件业任何新的发展动态,毛腊生总会记在心里,琢磨着用新的技术来提高产品生产速度。

      “毛师傅的勤奋、执著感动着我们车间的每一个人。”他的徒弟吕发波告诉记者,“师傅的胃不好,不能经常吃硬的食物,为了早日完成生产任务,他宁肯每天晚上加班的时候只吃一碗方便面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这位30出头的汉子眼眶红了。

      “车间的生产环境差,和毛师傅一批的老师傅有的调走了,他却还这么兢兢业业地干着这份工作,厂里几次给他安排轻闲活都不去。”

      采访结束后,记者再次凝望这位蹲在砂堆旁的老工人,他的脸上浮现出坚定的、一丝不苟的表情。轻轻地抚平那些“砂雕”,他瘦小的身躯和细腻的砂子仿佛就是一场知音的对话,任何“杂音”都无法去“打扰”。

  • 上一篇:老教授专致研发旧砂再生机 达国际领先水平
  • 下一篇:无信息
  • 相关评论
一周热点
协会资讯
展会报告
政策法规
行业标准
技术文献